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新闻详情

李旺:述说Art Teller | 开幕现场回顾

汉唐经典2018-04-09 09:53:02

图片1.png

鼎天国际(Duton’s)于2018年4月7日至4月15日在中国空间(China Space)呈现个展“李旺:述说Art Teller”。本次展览全面展示了艺术家近年来对自身创作实践的广泛融会和崭新尝试,涵盖当代水墨、版画、雕塑与装置等不同媒介载体。相关视频、作品草稿与其他材料亦于展览中呈现,以此勾勒出李旺的创作与思考轨迹,以他对艺术的叙述和诉说,开启了展览空间与文本空间的对话。开幕现场热闹非凡,津京两地艺术家、评论人、策展人、藏家、媒体朋友齐聚一堂,共同庆祝展览开幕。

工作室一角 创作的起源

本次展览呈现出艺术家李旺近年来的艺术创作轨迹,从早期的手稿、速写,到制作版画的机器和工具,工作室一角映入眼帘,让观者直观的看到一个艺术家的创作过程和工作状态。创作是有起源的,他们从技术出发,然后坚定不移的走向了理想。

李旺所学专业是版画,但对不同材料不同媒介的兴趣使他不断越界做新的尝试。事实上,寻找适合于自己的语言方式是所有画家都要经历的过程,并非学了什么专业就一定要“终身相许”。李旺正是一个不甘于固守,不断在寻找适合于自己语言的画家。而在左冲右突、寻寻觅觅中,水墨最终成为他的落脚地。对这一特殊材质的敏感和偏好,使他在这个领域如鱼得水,很快进入一种顺畅的“表达”状态。

图片7.png

“对我来说,画画并不为追逐怎样的目标或利益,只凭灵感。生活处处都能给你创作的灵感,我要做的只是让自己灵敏一点,别让它溜走。”李旺说自己是钟爱禅意生活的,撇去一切名利杂念,真正的禅就是生活本身。内观并非只能固封在“打坐”里,而该充斥在生活里。

(开幕式现场鼎天国际总经理杜耕先生发言)

展览空间亦是作品本身

展厅门口,你会发现李旺的红色玻璃钢雕塑《角度》,让人直观感受到其作品的一种内在张力。走进展厅,从左边的“工作室一角”,到他的版画作品,再到水墨的创作,循序渐进的观展过程,配合着展厅里悠扬的苏州评弹音乐,让人感受到一种特别的氛围,正如艺术评论家贾方舟对其作品的解读:“非现实的或超现实的,充满了一种时空错杂的荒诞感”。展览空间本身营造出一种场,空间亦是作品本身。

图片10.png

贾方舟如是说:“李旺的水墨画所呈现的场景既是现实的,也是非现实的或超现实的。所谓‘现实的’,即指其图像均来源于自己的生存记忆,是其真实的经验呈现;所谓‘非现实的或超现实的’,是指其作品充满了一种时空错杂的荒诞感。

画面展现的并非真实的现实场景,人物亦非同一时空中的人物。他的空间处理是任意的,人物时而在船上,时而在水中,时而飘在天空,时而骑在树上,时而又架在肩上甚至站在头上;出场的人物也不在同一历史时段,时而是穿着长袍、戴着圆镜片眼镜的‘民国份儿’,时而是五、六十年代流行中山装、解放帽。特别是那个缩着脖子、两手筒在袖口里的悠闲懒散的形象,更把我们拉回到往日时光,抑或父辈的经验之中,那是旧时代人物的一个典型姿态:观望、慵懒、迟钝、少行动、无作为。这些具有时代感的人物印象似乎是从记忆库中随意调取,并无严格的时序。他们统统构成一个‘已逝的时代’,一种岁月的留痕,记忆的碎片。”

生活舞台上的众生相

李旺作品中还常见两个富有象征意味的动作,一是举手指引、一是拿着单筒望远镜举目远望。这两个动作都具有一种指向性。仿佛生活是在别处,美好是在遥不可及的远方,此生只有无望地期待。在画面构成上,还常常出现一个“大人”和众多“小人”的关系,同样具有一种主宰与被主宰、左右与被左右、庇护与被庇护的象征意味。

在李旺的画中,动物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它们与人是一种没有隔阂的、平等共处的关系,甚至就是人类这个大家庭中的成员,它们是拟人化的、与人一视同仁的,甚至常常是站在人的头上。画中虽然常画有鸟笼,但鸟从不画在笼子里,大象也绝不画成庞然大物,而一只小虫子却可以画得巨大,这很像是一种儿童的视角,一种儿童对待动物的态度,形象也具有儿童画一般的稚拙。

在一些大场面作品中,充斥着杂耍式的人物,仿佛是在舞台上表演,又像是一个竞技场。或吹拉弹唱,或空中炫技,各显其能。但也不乏游手好闲者、自在旁观者,甚至夏加尔式的浪漫求爱者……这些生活舞台上的芸芸众生,构成了李旺笔下的人生长河中的主旋律。

开幕掠影:


条评论
评论

查看更多